男友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男友文学 > 爬灰(公媳 高H) > 公公孙伟操儿媳妇郑小云的爬灰事儿差点被发

公公孙伟操儿媳妇郑小云的爬灰事儿差点被发

    在刘嫂这里,孙大柱真真切切感受到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,不是郑小云不好,是少了那种被依赖的感觉。
    “嗯,我听你的,我挑个时机跟他说,你别急,”孙大柱不知道郑小云要是知道了,会不会跟他闹,他……真不知道。
    外头静悄悄的,远处小卖部传来吆喝声,棚户区里,有些人要睡不着了。
    郑小云昨天去市区买东西,顺便见了公公孙伟,从他那拿了钱。
    至于房本记名的事儿,公公孙伟说之前要办事,放在刘梅那里,一时拿不出来。
    郑小云气得转身就走,别说公公想开房,就是摸她一摸也不能够。
    转头郑小云就去商场花了好大一沓钱,都是公公孙伟给的。
    她说:“你要是不乐意就早说,我还能强迫你?别答应的好好的吊人家,以后别来见我了。”
    公公孙伟见情况不对,立刻拉住人,说:“成!我现在就回去,你在这儿等着我,我们马上去办记名字。”
    郑小云凉凉瞥了他一眼,寻了一家蛋糕店,继续等他,她倒要看看,这老不修能做到啥份上!
    孙伟当即起着摩托车回到家,进了刘梅屋里,一阵翻箱倒柜,找到那间铺子的房产证。
    才院门,就被打麻将回来的刘梅撞个正着!
    “死老头子你拿什么东西!”
    刘梅眼尖,一下看到孙伟手上的红本本,立时叫骂起来。
    “你要死了!拿房产证干什么去!”
    刘梅一下警惕起来,当初买那间铺子的时候,写的是孙伟一个人的名字,刘梅不知道要加名,想着将来都是她儿子的,就傻傻随他去了。
    这段时日,她瞧见孙伟常常往市里跑,去的时候行色匆匆,回来红光满面,一准是有事儿瞒着她!
    想到这,刘梅气恼得不行,老公的钱他抓不住,干啥她也不知道,这让刘梅很担心,孙伟是不是在外头乱搞!
    “你说!拿房产证去干什么!”
    刘梅拦住门不让孙伟走,还要去抢回来。
    孙伟暗骂一声倒霉,居然被撞见了,忙闪过一旁,躲开刘梅的手,道:“去办事,你走开,别挡老子!”
    “办事?办什么事你要那房产证去?!”刘梅不依不饶,“我告诉你!这可是咱两的养老本,你要是糊弄完了,下半辈子就甭想有好日子过!”
    饶是刘梅咋说,孙伟一概不听她的,他现在一门心思要跟儿媳郑小云过日子,想着让儿媳给他再生个大胖小子,老来得子,说出去多有脸面!
    对于要阻碍他的人,都很讨厌。
    两人在门口叫嚷推搡,孙伟力气大,猛地一下,推开刘梅,刘梅没稳住脚,一屁股坐到地上!
    剧烈的疼痛瞬间让刘梅皱起脸,骂骂咧咧道:“你个叁辈子操王八的龟儿子!你他娘的打老娘!老娘跟你拼了!啊啊!!!”
    刘梅力气大,扯着孙伟的车头不放,一会有赖地上哭骂,响声传遍左邻右舍。
    孙伟见她通不像样儿,眼见有邻居探头探脑,不耐烦一脚照着刘梅胸口踹过去,刘梅不妨他下狠手,被踹得翻到在地,哭得跟死了娘一样。
    “他妈的!你再拦着老子老子休了你!”
    撂下话,孙伟狠着脸,一脚油门,往市里去了,留下刘梅一个人趴地上哭。
    有村里人看不过,七手八脚扶起刘梅,好生劝她。
    刘梅捂着脸,只顾哭,嘴上骂道:“你们看看!你们评评理!他是个什么狗东西!连老婆也打了!我不活了我啊!呜呜呜………………”
    “孙伟不是人啊!我跟他过了一辈子!他就恁对我的!连家也不要了!呜呜呜…………我怎么这么命苦啊!!”
    “狗东西这辈子有本事别回!老娘敬你是条汉子!不然我这条命不要!我也要弄他一场!!呜呜呜……………”
    刘梅连骂带哭,好一阵发泄,不少邻居听了,有说消消气,过了就好,有些好事的说是不是刘梅惹孙伟生气,不然好端端打你做什么。
    更有在六婶那里听了些话的,打着看热闹的心思说孙伟只是在外头玩玩,玩腻了自然回家种种。
    刘梅听到这话,猛地抬起头,红红的眼死死盯着说话那人,道: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    那人是孙伟兄弟的媳妇,也是个好事的,村里大大小小的八卦,就没有她不知道的。
    “他八婶,你倒是说话!到底什么事儿瞒着我?你一定知道什么!”
    刘梅难过的不行,在众人面前有不肯落了面子,强撑着堵住一口气,现在一听八婶的话,感情孙伟真在外头搞鬼!
    八婶被点到名,见所有人都看着她,顿时一副‘你们都不知道就我懂’的架势,这一刻,八婶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。
    “嗨!不就恁回事儿!我在这说了,你们可别说是我说的,”八婶两手一摊,声音带着阴阳顿挫的调调,说:“前儿我进城,找六婶玩,她不是在大酒店工作么,她说她在酒店遇到了二哥开房咧!”
    孙伟在家族同辈中排行第二,所以同辈中都叫他二哥。
    “还有这事儿!”不少人震惊起来,不为别的,他们这些人里边,就没有不跟孙伟打过交道的,也就是跟孙伟借钱,十个有八个是借不到的。
    他们都说孙伟是个吝啬小气的,谁也别想从他手上借到一毛几分,原来那钱都拿去嫖了啊。
    “你确定?二哥真去酒店开房了?瞧见带女人了?”有人问。
    八婶板着脸道:“可不是?我也是这么问他六婶的,他六婶说:哪里见着人,本来想等等看什么女人进门,又被主管叫去别的楼层干活,等出来那会儿,二哥开的房又退了。”
    “嗨!那不是白说,没有的事儿,这也不能说二哥就去找女人去啊,”其他人纷纷附和。
    八婶笑笑:“他六婶还说了,那房间是重钟点房,还是她去收拾的,别的不说,垃圾桶里还塞满纸,地上四五个用过的避孕套!你说没找女人?合着自个儿打手枪去?嘁!”
    在场都是活了大半辈子的女人,一听八婶这话也不禁臊红脸,有人笑骂八婶不害臊尽瞎说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上下左右 大小姐(校园SP 1v1) 万相之王 见月(1V1 H)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 系统送我去吃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