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友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男友文学 > 怪我(姐弟骨科) > 玻璃壳

玻璃壳

    陆东羿和姚述从未单独见面,今天还是独一遭。
    他的酒肉朋友中有些思想跑偏的已婚男人,轮番为他的终身大事出馊主意,但他们不成器的建议中有个主意不算太坏。
    陆东羿想和姚简长长久久,就必须找她的骨肉同胞做军师幕僚。传承小舅子与姐夫同仇敌忾的优良传统。
    需要提前订位的餐厅志趣高雅,窗外雾气滂沱,从中线能够俯视整个城市的车水马龙,在此处向下望去,一切纷纷扰扰都沙砾一般微不足道。
    陆东羿还上学时就喜欢在这儿逍遥,在这里能获得令他痴人入梦似的平静。
    来人装扮简单得体,在小提琴悠扬的琴声中,陆东羿开门见山地通知姚述,他和姚简即将举办婚礼。
    “姚简没告诉你吗?呦,这可把你当外人了。我们俩这个月就结。二十九号是个黄道吉日,已经大师算过了,宜婚娶,尽管我不信这些个封建迷信,但该在乎的,任何一样我们俩也不能比别人差。”
    隔着高脚杯透亮的玻璃壳,陆东羿眉目潇洒,佯装细品红酒,望着姚述霎那间血色全无的面颊,心满意足地将酒水一饮而尽。
    姚述对他说:“恭喜。”
    “就一句恭喜么?你怎么一点儿也不为你姐开心?你不怕她所托非人?”陆东羿刻意地咳嗽一声清清嗓子,又摆出那副势在必得的姿态,像他当初对付姚简看见翡翠就发昏的娘家人。
    “我今天叫你出来就是希望咱们俩能互相了解——你有什么想问我的?”
    姚述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    陆东羿抬眼看看他,这也是他头一回凝注姚述的面颊,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令陆东羿偏执地想:他们姐弟俩一点儿也不像。
    陆东羿于是不耻下问:“你没有,但我有想问你的。我听说姚简是岳父带着,高中的时候你们俩就分开了,你们俩是不是感情不太好?”
    姚述也小酌一口面前入口柔滑的红酒,他笑着回问:“姐弟之间应该有什么感情?”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你告诉我。”陆东羿举起刀叉切开表层熟透内里却渗出腥水的肉排,他也摆出笑脸,眼底却生硬地全无笑意,唯有刺骨阴霾的窜向眼眶:“以后别不分场合地找你姐了,她是有夫之妇,传出去难听。”
    姚述拿酒杯的修长手指停留在杯口,他一言不发,过了半晌陆东羿才听到他再张嘴:“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。”口吻光明磊落,令陆东羿着实失望。
    自从姚述坐到对面以来,他就希望姚述束手束脚,最好拘谨地像被猫逮住的耗子,大气不敢喘。看姚述全无悔意,陆东羿气极反笑,笑声阴恻恻地令他自个儿都一阵恶寒。
    “姚述,我还能跟你心平气和地坐在这儿聊,是因为我大度是因为我不计前嫌,你别以为我是怂了想跟你举白旗。我警告你,我是想把影响降到最低,姚简和我在一起了,这句话你听不听的明白?我们俩以后是一个家庭,她过去怎么样、和谁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,我不深究。”
    陆东羿极力想表现地风淡云轻,可话到最后,语气中的愤怒已溢于言表:“别给脸不要脸,我他妈恨不得活剐了你。”唯有这句话才是完全的肺腑之言,如果切牛排的刀叉再锋利些许,他说不定已经提刀和姚述决一生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上下左右 大小姐(校园SP 1v1) 万相之王 见月(1V1 H)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 系统送我去吃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