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友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男友文学 > 蜗牛先生的孤单蔷薇 > 第八十四章你们这帮不听人讲话的男孩 j iz

第八十四章你们这帮不听人讲话的男孩 j iz

    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,完全没有他插进话的地方。他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心中的不满加剧。
    他知道就算找哥哥,哥哥大抵也会像平常那样找借口打发他,转而盯上了那个女孩子。他凑近他们,讨好似的笑着对那女孩说:“安姐姐,你和我一起玩,我那边有好多好多的玩具,你和我一起去玩好不好?”
    他有些担心,他知道,他们之间年纪相差太大,他那些小孩子的玩具不一定能够引起她的兴趣。他急切地牵起她的手,嚷嚷着就要拉她起来往外走,像是一心只想着玩耍天真无邪又有些胡搅蛮缠的小孩子。
    她居然真的也来了兴致,扑闪的眼睛升起两点光亮,正要跟着他走。女孩忽然停下来,低头一看,是另一个男孩拉住她的手,唇边含着温和的笑。
    他的哥哥还是一贯的温和模样:“小时,哥哥和姐姐还有话要说,你想玩,自己去玩好不好?”
    先写吵架的对话,再写顾时想起这段也知道自己曾经抢夺
    女孩犹豫,“啊这……”
    他心里生出几分抗拒,硬生生拽着女孩的手就要往外走,嚷嚷道:“安姐姐,你和我一起去玩,我那边有游戏机,你要不要玩?我借给你。”
    一听那游戏机,女孩心思活络起来。那时候游戏机虽已经不是多稀罕的事物,但也不是她想买就能买的。父母管得严,不管她怎么央求,都不肯给她买,她越是得不到,就越想要。他用游戏机做饵,她的脚步很快跟着他走了两步。
    “小时。”哥哥开口唤他的名字,声音和先前大为不同。
    他转头,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睛,竟感到几分畏惧。他哥哥看上去还是维持温和斯文的风度,但脸上已经没有笑容,看得他心里毛毛的。哥哥的声量并不大,但分明给他沉重的压力。
    “你想要玩游戏,可以找浔姨,”那是负责照顾他的保姆,“或者可以找你妈妈,不要找姐姐,她没有空。”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这话怎么说都有些武断,女孩张开嘴,想要说什么,可话已经被他抢去,他还击道,“什么我的妈妈,那也是你的妈妈!!”
    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。更多类似文章:ji zai 1 2. co m
    哥哥没有说话,姣好秀气的面孔上彻底没了表情,只是盯着弟弟看。他呼吸轻颤,竭力想要保持平静,手指却不由自主地加重力道。
    “嘶……”女孩疼得皱起眉,觑着他的表情,“顾遇……”她又看了看顾时,“小时,”她也不明白事情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,她又是怎么成为两个男孩争夺的对象,但她也知道弟弟说出口的话有多严重,“你们不要吵了……”她试图劝和。
    然而那两个人似乎都没听见她的话,没有将她劝告的言语放在心上。他彻底失去耐心,警告道:“你放开她,你年纪太小,她是初中生,你们根本不可能玩到一块去,你赶紧放手,不要再闹了。”
    “哎哎……”她晃了晃两只手,那边都没有放她自由,她还想再劝,但他不给她插话的机会。
    他害怕时真想过退让,可是心底生出一股强烈的不服气。他是被宠坏的孩子,被宠坏的孩子容易萌生无知无畏的勇气。他敏锐地察觉,这天的哥哥不似往常,往常他要什么,哥哥都会相让,可这次不同,他的哥哥明显不想退让。
    哥哥越不肯让出来,他就越想抢,他因掠夺的欲望而兴奋。那个女孩也不再只是单纯的“简安”,她更像一件物品,被他贴上属于“某人”的标签。
    “什么我是孩子,”他嗤笑一声,“哥哥和姐姐才谈不拢吧,说什么你们还有话要说,”他挑衅般直视哥哥,“我看你们才谈不到一块去!你就知道拉着姐姐装好学生谈什么作业,可是,姐姐她根本不想讨论作业,她又不是很爱学习!”
    “等等等一下!”女孩嚷嚷着,觉得很没面子,他们两个吵架,为什么要揭她的短啊!
    她还来不及说什么,手腕传来强烈的痛楚,她嗷呜叫了一声,眼角带上泪花。女孩委屈地看向那祸端的根源,和她要好的那个男孩眼眶已经泛红,显然是被弟弟的话刺伤,他的眼中流露倔强,手中不顾一切地加重力道。
    “顾遇……”她委屈地喊他的名字,希望他能注意到她。
    可他没有注意,当时他年纪也不大,做事还不能处处周全。他处在一种恐惧里,忘记还要顾及她。
    “你放开!”他厉声喊道。
    他不肯松手,拉起那女孩的手臂往他那一边扯,怀着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心思,继续喊出伤人的话:“你才要放开姐姐,你就会说看什么书就会讨论学习,你没看出来吗,姐姐其实很不想和你待在一起!”
    一双眼睛从记忆的湖面划过,他惊出冷汗,那是他表弟的眼睛,他在湖面下,得意洋洋地望着他,那是他牵着外公的手时看他的眼神,是属于胜利者的眼神——他终于赢过他,当着他的面,抢得长辈完整的关爱。
    他望着那双眼睛,无地自容,汗流浃背。记忆的湖面像是一双镜子,他从表弟的眼睛中看到自己,原来他也做过那样残忍的事。
    原来,他也曾想从某人手中抢走他所珍视的……
    他苦笑,开始明白为什么表弟讨厌他,也不知道他平时做过多少神憎鬼厌的事。
    只是当时的他还是个孩子,他的周遭是一片祥和,他不知道他在做的是多么残忍,无法理解那天哥哥为什么反常。他只是敏锐察觉到那个女孩对于他的哥哥来说有着不一般的意义。平常他从哥哥那里抢走那么多东西,他的哥哥统统慷慨让出,那慷慨的原因是他的哥哥不在乎,他根本不在乎那些外物。
    但当他想要带走那个女孩,他的哥哥表现出强烈的情绪,像是一位领主想要捍卫专属自己的领地。
    当时的他不懂得,他需要等到若干年后,和他的哥哥面临相似的处境,才会懂得——
    在外人眼中,他们什么都有,但是只有真正经历过一切的他们才懂得,在他们真正用双手为自己创造,挣取什么以前,他们手中拥有的一切都并不属于他们,那是来自于某位大人物的恩赐,那一切看上去繁华丰盛,但那位大人物只要想,就能随时收走他们的一切,尽管他们并未真正面临过那样的危机,但必须得说那危机其实一直存在。他们真正所拥有的,所能抓紧的实在太少,而她是当时的他唯一能够拥有,唯一能够抓紧的。
    因此他不顾一切地,想要为自己抓紧她。
    他发现了她的重要性,便想要夺走她,就为了能看到哥哥伤心的神色,他为此感到残忍的快意。
    人会在记忆中美化自己,那一声简短的“是这样吗?”牵着他走入记忆的湖水,他在那湖水中面对真相——不是他的哥哥想和他抢,而是他想从哥哥手中抢夺。
    而那个故事的后来……
    两个男孩子吵得不可开交,谁都没有注意一股蛮力旋风似的从他们各自的手中逃走。
    紧接着而来的,是重重砸在他们头上的拳头。
    两个人捂着头,惊恐地看着那个站起来的女孩。她身着深红色的天鹅绒长裙,外面罩着一条披风,从头到脚这一套都是父母过年给她新买的裙子,她很珍惜,为了这套打扮在过年期间辛苦忍耐努力维系文静端庄的外表。不过,揍人以后的她一手叉腰,一手握拳,什么文静啦端庄啦可爱啦统统跑得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高高在上霸气十足的气势。
    “你们这帮不听人讲话的男孩子真是好吵,好粗鲁,好野蛮啊!”
    一大一小两个男孩各自抱头,对视一眼,看到对方的脸也是因为痛苦扭曲,想必对方也是疼的不轻。
    野……她说谁粗鲁野蛮?
    ps.最近简介又改了=。=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上下左右 大小姐(校园SP 1v1) 万相之王 见月(1V1 H)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 系统送我去吃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