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友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男友文学 > 岁岁平安(古言1v1 h) > 36先帮宝宝尿出来(高h)

36先帮宝宝尿出来(高h)

    芙蓉帐内,床榻吱呀作响,浑身赤裸的美人正以跪趴的姿势承受着身后男人的肏弄。
    岁岁浑身汗湿,被肉棒顶弄到深处时,她哑声叫着胡乱摇头,已不知是第几回泄身。
    只听见男人每一次抽送拍起的水声那么清脆,似一曲靡靡乐章,令她仿佛置身云端雾里,不知归途。
    她逐渐支撑不住,手脚发软,再也跪不住了,水一般淌在床上,小脸迷醉,双颊团粉霞飞。
    李祯顺着她的身子压下来,亲吻小狐狸妩媚勾人的双眸,边插弄小穴边问她:“舒服吗宝宝?”
    小狐狸懒懒地哼唧,声音甜腻,喘着时鼻音重得像溺在水里,快要呼吸不过来了。
    也不知她听没听清他的问题,只迷迷糊糊地喊着:“唔……二爷,小穴坏掉了,好胀……好麻……”
    李祯越发爱怜,拨弄好她脸上汗湿黏着的发丝,勾着她的下巴,亲亲红艳艳的小嘴,给她渡了一口新鲜空气,小狐狸这才喘匀了一些。
    “乖,不怕,小穴没坏,宝宝再泄一次就射给你好不好?”他诱哄小美人与他纵欲,不知餍足地顶弄着身下那软弹的小屁股。
    娇穴里暖乎乎的都是水,软肉柔柔地含着阳物吸,那么乖,他挺身喂进去一分她就听话地吃进去一分,这哪里是坏掉的样子,分明贪欢得紧。
    李祯被她绞得腰间酥麻,忍不住重重地插弄,以驱散这股麻劲,可小狐狸越发承受不住,张着小嘴吟哦,穴里一缩一缩地绞紧,是要泄身的预兆。
    “忍一忍宝宝……”他加速抽送,想尝一尝与她同登极乐的快意。
    岁岁难受地又哭起来,小腹不断被挤压撑满,酸胀的感觉一阵胜过一阵。
    她实在难忍,可被扇肿的阴蒂早不会泄尿了,满腹淫液混着阳精被撞得晃来荡去,四处蹿涌,还要承受着一根肉棒的不断插入,快要胀坏她的肚子了。
    “呜呜呜,救命......”
    小狐狸都被肏得哭着喊救命了,李祯也知她快撑到极限,疼惜地亲吻她的眉眼,一边冲刺一边安抚;“乖、岁岁不哭、快了......”
    几十下深顶后,阳物深深地嵌进温暖宫腔,振奋颤抖,不断射出浓热精液。
    岁岁只能哆哆嗦嗦地全部接下,在激烈的高潮中,小腹被持续填满撑圆。
    两人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,李祯紧紧抱着岁岁,身下还保持着插入的姿势,半软的阳物泡在淫水里不愿抽身。
    激烈欢爱过后,男人是什么生气怒火都没了,搂着怀里娇软的小美人,通体舒畅。
    他缓了缓呼吸,情意绵绵地亲着岁岁的发顶,听她还在断断续续地抽泣,就想要好好与她解释一番。
    他舔了舔薄唇,心中还好生地措了下辞才缓缓开口的。
    “别哭,我去流萤阁真是什么都没做......回来时心情有些不好,我想着今日是你生辰,不叫你白陪着不开心,就想随意走走再来找你......”
    他还想着如何解释才不叫她误会,话没说完,怀里的小东西倒是越加哭得厉害,身子都打起颤来。
    “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他赶紧扶着她的腰退出,让她转过身来,此刻心里真有些害怕肏坏了她这副娇弱的身子。
    岁岁泪眼朦胧地看着他,说话都哆嗦:“二爷,胀、肚子胀......”
    他想起什么,立刻高声唤人拿东西进来。
    一个雕着鎏金繁花纹样的小圆盆被搁在帘帐外头,盆中还贴心地放了一块防止水液飞溅的帕子。
    侍婢们闻见了房中浓浓的情爱味道,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,放下东西就立刻退出房中。
    李祯抱着难受得直哼哼的小狐狸起身,走到小盆前,用给小孩把尿的姿势抱着她,两条美腿挂在他臂弯里,将她的腿心向着小盆敞开。
    他还体贴地哄着:“乖,尿吧。”
    岁岁看一眼底下的小盆,羞耻得简直想要当场晕过去,可她实在小腹涨得难受至极,本能地想要尿出来时倒也顾不上羞了。
    滴答滴答,盆中绣着并蒂牡丹花样的帕子只湿了几点,便再无痕迹。
    红肿的小花蒂漏了几滴尿液就再也出来了,但小腹的胀感却始终未能消散,岁岁顿时崩溃大哭,想抹脖子死掉的心都有了。
    她哭喊着捶打男人的身体:“呜呜呜,都怪你!都怪你!真的坏掉了,尿不出来了,怎么办呜呜呜......”
    李祯倍感抱歉,受着她的小拳头,大手抚上她被玩坏了溺不出尿来的小孔,这下再不敢用力,控制着极轻的力道细细按摩着,帮助她泄尿。
    “乖,乖,是我不好,都怪我,别哭,先帮宝宝尿出来。”
    他打着小圈揉按,指尖沾上了她的尿液也并不在意,始终轻声温柔地安抚着焦躁的狐狸,反正她的任何水闻着都是甜骚味的。
    然而却是收效甚微,小孔冒出几滴水来就又停了,岁岁被揉着阴蒂,又有侵魂蚀骨的酸意,几乎要将她逼疯。
    李祯稳稳地抱着她,心中想了个主意但又怕她的不肯,于是哄着她先把眼睛闭上。
    岁岁都慌得没了思绪了,只能听他的先闭上眼。
    感觉到身子被他轻轻放下,一条腿沾到了地面,一条腿还在他臂弯里。
    李祯知道她身子没有力气,一手牢牢地扶着她,让她靠着自己,一手探到身下。
    只需撸动几回,肉棒就又抖擞地翘起来了。
    岁岁感觉到腿心间又凑上来一根滚烫的东西,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他撑开花唇肏了进去。
    “呜呜呜,你混蛋!”
    她只以为二爷丧尽天良到这种程度,心都要凉透了。
    李祯吻了吻她的耳朵,挺腰浅浅抽插,并不深入,指尖继续轻轻地揉着花蒂。
    “别哭,不弄你,只是帮你泄出来,乖......”
    他一边抚弄,一边抽送,双重刺激下倒是真有效应。
    岁岁紧闭双眼,咬唇哭泣,意志全集中在下头,在他手里,整个阴户都在发烫,酸意迭起。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    破碎的呻吟中夹杂着潺潺水声,终于泄出来的满足感令岁岁舒服得仰头颤抖。
    小盆中足足蓄了一小半才算停下,李祯退出来,抽了干净的帕子给她擦拭清爽。
    小狐狸泄了身,已经累得昏过去了,眼尾还染着泪痕,睫毛湿湿的,看着好不可怜。
    李祯简单地清理了床铺,给她换了身干净衣裳。
    夜深了,窗外有雪落的声音,他抱着小狐狸躺在榻上,此刻心中是这样的安静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上下左右 大小姐(校园SP 1v1) 万相之王 系统送我去吃肉 见月(1V1 H)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