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友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男友文学 > 岁岁平安(古言1v1 h) > 18邀宠(h)

18邀宠(h)

    岁岁被二爷强势顶进来的时候才停了哭泣,胆怯的哭声转而化为柔媚低吟。
    书房之中,握云携雨,绵绵不绝。
    李祯一手控住身下人轻颤不止的腰肢,一面低头又索要香吻。
    岁岁上下失守,正被入得快要失神,迷迷糊糊地伸出小舌给二爷吃,檀口微张,涎液溢出嘴角也不知,都被二爷吸食入腹。
    怎么就喜欢吃人家的嘴巴呢?二爷?
    岁岁嗯嗯地叫了几声,李祯这才放她喘息片刻。
    却也是松了上头,又再紧下头,精壮腰身一次比一次重的顶弄,凶猛阳具直捣深处。
    小穴里酥酥麻麻地像要炸开一朵璀璨的烟花,散落的烟火星子撩拨着身子的每一处,也有丝丝的疼。
    二爷那物太大了,她昨夜被弄肿的又没好全,这样下去真会磨坏的吧?
    “嗯唔......二爷,求二爷轻些......会坏掉的......”
    李祯轻喘了一声,捂住她乱说话的小嘴,动作却不停。
    也不知道这妖精是不是故意勾人的,用这样纯情的语气说着引人无限遐想的话,偏那双妖媚的狐狸眼睛又真真切切地看着他,那么诚挚。
    “今早不是让女医留了膏药给你?没涂上吗?”
    小狐狸在他掌心底下唔唔叫,不知想说什么,眼神看着真可怜。
    李祯缓了片刻,松开手放她喘气,她急急地呼吸着,身子依偎进他怀里。
    “涂了的,只是奴婢一个人有些不便,够不着......”
    李祯不作他想,压着她的腰要继续:“怎的不叫人帮忙?”
    前院里这一干人等都是混日子吃干饭的?
    岁岁小小地挣了一下,暗戳戳地似委屈道:“唔……奴婢瞧扶风姐姐忙,实在不敢劳动大驾呢……”
    李祯皱眉,偏是凑巧,忽然低头瞥见怀里这小东西眼中来不及藏匿的狡黠。
    他就觉出一些别样的味道来了,这小婢女,接二连叁地要让他觉得扶风无用……
    这是宠了一夜就学会算计了?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耍手段,是要踩着扶风邀宠?
    他自小在宫里长大,后妃间争风吃醋的手段见过太多,便是他的养母徐氏,位居贵妃,也不能免俗。
    他至今为止后院冷清,仅有贵妃赐下的两个妾室也是有此原因。
    以为这小婢女机灵,与旁人不同,应当懂得分寸,不想也是这般眼浅短见?
    他顿时好像失了兴致,对于女人的事情上很是挑剔,有了腻烦,便是还未尽兴也不想再继续。
    伸手推她,岁岁不妨,被他推得身子歪了一下,他按着她的腰要退出。
    岁岁感受到了他骤然冷下来的情绪,抬头瞄了一眼,这位爷面色确实不悦。
    是不喜欢她挑拨是非?
    可怎么办?她就是忍不了扶风的傲慢轻视。方才话中虽有添油加醋,可扶风态度不好就是事实啊!
    她为什么要忍?若日后在前院要一直看着扶风的脸色,那她不要自尊地勾引二爷,做了二爷的女人又有什么意思?
    既然她忍不了,那就要二爷您来迁就了。
    “二爷是觉得我拨弄是非?”岁岁话一出口就觉得委屈,眼泪也跟着落下来了。
    倒叫李祯一愣。
    这小婢女,他可是一句话没说,她反倒先哭了。
    “你倒先委屈上了?”他挑起她的下巴,要看清她眼睛里谋划着什么。
    却只见得嫩汪汪的两圈水珠,她丝毫没有躲闪,挺着胸脯直视他,很不服气。
    “本来就是!二爷不分青红皂白就误会了我……扶风姐姐就是对我不好,二爷可以查,我若有撒谎天打雷劈!我只是不明白,为什么跟了二爷还要被人轻贱,明明二爷都没有对我不好,她凭什么瞧不起人……”
    她说着垂下眼睫,那般委屈,抹眼淌泪地说:“二爷待我那么好……”
    这话乍听会觉得逻辑很怪,什么叫他待她好了就不许旁人对她差些?
    可细细想来就品出滋味了。
    小婢女对他十分依恋,想必心中早就是以他为天,也把自己视作他的人,自然想着对她不好就是对二爷不敬。
    很傻很单纯的心思,或喜或恼,爱憎分明,都直白地表现在他面前,没有丝毫掩饰。
    李祯懂了,狐狸天性精明狡猾,或许会算计别人,但却不会欺骗他。
    她怎么就是这样的呢,这样的,让人喜欢……
    李祯深深地看了她许久,她也不躲,眼中秋水莹莹,倔强地回望他。
    在这让人煎熬的沉默里,岁岁其实不太好受,二爷人虽不动,但那埋着软穴里的肉根却生猛,会随着他的呼吸一跳一跳的,磨着内壁,似有再胀大几分的势头。
    她既要应对二爷迫人的目光,又要忍着那肉棒的撩拨,心里害怕,可身子又很燥热,来来去去不得畅快,简直像受刑。
    她耐不住了,眼睛一闭,把细白的颈项往上一抬。
    “二爷实在不喜就掐死我吧,也算我生是二爷的人,死了也做二爷的鬼,原本想着跟了二爷是享福的,谁知道还要受气,好没意思,死了算了……”
    这话满腔怨愤,一听就是跟他赌气的。
    享福?她倒是敢想敢说,难道她不是来伺候他的吗?哪家的侍妾敢说跟了主子就是享福的?
    真是一只又懒又精的狐狸。
    二爷忽然轻叹了口气,岁岁还未明白是何意,就被他按住后腰,退了一半的肉棒重重一挺,深深地嵌回被它凿开的洞穴里。
    顶得太深,岁岁呜咽一声,疼得蹙起细眉,紧紧地抱住二爷的身子,她听见二爷低低的声音,压在她耳旁说着:“什么话都敢说,小狐狸……就不怕我真的恼了你……”
    岁岁忙用脚尖勾住男人的后腰,怕被他顶飞出去,二爷的动作又凶又猛,很快就把她拉回情欲的漩涡里。
    “唔嗯……二爷才不会恼呢,二爷明察秋毫……”
    她哼唧了半会儿,又意识到不对,二爷怎么又骂她是狐狸?
    “我不是小狐狸,我是岁岁……”
    李祯狠狠地咬住这张胡说八道的小嘴,重重地吮吃,把人吃得唇瓣红肿。
    “不是狐狸是什么?害人的妖精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上下左右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 大小姐(校园SP 1v1) 万相之王 系统送我去吃肉 见月(1V1 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