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友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男友文学 > 央求残蚀 > 终章:拼凑完后的残痕之约。

终章:拼凑完后的残痕之约。

    「我到底多么爱你……竟然,爱得这么悲哀且慌乱。」李琴璇急促的呼吸声,慌乱的思绪,全都在表示她为爱丧失了理智。她赤裸裸的脚底踩踏在柏油路上,细嫩的肌肤早已被磨擦至发红了,但是这种轻微的痛觉,却完全无法转移她的专注力??快停止跳动吧。
    p.s.我低下头,直盯着脚尖,细想着自己爱你到如此抓狂的原因。
    *
    「李琴璇,你在吗?」李文沁在要前去书局时,收到了李琴璇传来的简讯,内容是叫他直接回家,她有话想要对他说。他穿越了玄关,来到了客厅,但是室内的灯光都尚未开啟,实在很难想像她已经回到家了。
    昏暗的室内里有着微弱的呼吸声。
    「吶,李文沁,结束吧??」李琴璇忧愁的从厨房走了出来,扭曲的面孔很讽刺地,竟然会给人一种残酷的美感。她的嗓音很沧桑且凄凉,但是音量却足以贯穿李文沁的耳膜,甚至把他的理智硬生生地撕裂。
    「再说一次?」他拋下了手中的肩带式背包,重击的力道让书包内的书籍,全部散落了一地,而这景象就如同他内心的渺小祈愿,在顷刻间就被一句简单的话语给摧毁了。他不敢相信,亦或者是说不愿去相信,所以他想清楚地,再听一次,刚刚那句从她嘴中说出的话语。
    李琴璇的指尖轻触着玻璃杯的边缘,杯中的水量正巧到了一半的高度,但同时也缺少了一半的份量;正与负的观念,是正视,还是要逃避,毕竟他们此刻就像是杯中稀落的液体,虽然可以保持着未满的状态,但是他们充其量,也只能有到达这种程度的高度。
    「再接下去,你我都只会两败俱伤。」这一次是李琴璇来到了李文沁身前。她深邃的双眸直视着他,里头是百般纠结的思绪,以及她所爱着的他的身影。
    “因为在乎,所以不愿让你承受痛苦。”这种悖德的关係再继续下去的话,也只是在原地打转,因为我们没有未来可言,到了最后,我们只会懊悔着当初的选择,所以在那之前,我们可以松开手、放下心的迎向各自的生活。
    「是母亲教唆你离开我身边的吗?」最害怕的时刻降临了,李琴璇在拒绝着自己,不是委婉地否认,而是清楚明暸地说着结束。李文沁完全不能理智性的思考,他抓了狂地握住她的双肩,指尖深陷进了她柔软的肌肤中,毕竟他无法掌控力道了。
    那个女人夺走了父亲,现在连这最奢望的归属??也将被剥夺。
    「不,这是我自己的意愿。」李琴璇有着温度的掌心,缓慢地覆盖在李文沁的手背上,想要缓和他激动的情绪。
    屏住的气息,停止的对话,灰暗的客厅,寂静的空间。
    「我真的??」想要咆哮大喊,想要崩溃地跪地,想要无视一切的自由,但是他总是无法如愿,因为她的存在,他永远只能当一个可悲的乞讨者。他无力又无助地跪了下来,卑微的他只能卑躬屈膝地,央求着她的爱。
    「我真的不能失去你??,只有你,我绝对不会放手。」李文沁哽咽的腔调在空气间传递着,而那委屈求爱的悲凄,正在感染这空间。他不能让她瞧见自己落魄的没样,应该说最好是不想被看见,但是如果渴求到如此苍凉,也许可以令她回心转意。
    “不是我想松手,而是我不得不放下。”她撇开了视线,必须乔装冷漠,不然自己将狠不下心。
    不开灯的理由,也是因为李琴璇不敢在灯光的照射下,直视着自己深爱的李文沁,要是看见那双单纯明亮的黑眸,她只会重蹈覆测。如同母亲那样,她会把深爱的人约束在身边,最后两人都丧失了喘息的权利,迎向了悲沧的死亡。
    她很贪婪,想要得到李文沁,这一个耀眼的存在。但是,要是自私且任性地束缚了他,那么不就是和母亲一样,把舅舅牺牲奉献的爱慕,当作一种战利品似的,放在身边向他人炫耀。
    她很封闭,只对着他卸下心防,正因为如此她才更必须放开他,因为这份特别,将会加深她对他的执着。要是她把他留在身边爱护,那么不是和父亲一样,把母亲禁錮在与世隔绝的温室中,最后,她只会一点一滴地侵蚀着他的理智,他终将成为像母亲一样的精神病患。
    “不能爱的我们,为什么要这么卖命地,去奢求一份不可能的爱恋呢?”她红了眼眶地捫心自问。
    「李文沁,我很爱你。」李琴璇蹲下了身,轻抚着李文沁的脸颊,这一次的她,将内心最深沉的心展露了出来。不转弯,也不再口是心非,她坦然地张开了口,对着她最爱的人??说出了那令他等待已久的话语。
    “很爱,很爱,很爱你??,所以必须放手。”这么多的爱,却不能说出口,因为一说出来,就会变得廉价不值,所以必须含下泪的吞下肚。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就不要离开我啊!」李文沁极力地挽回着,同时也在死尽全地挣扎着。他的泪腺已经开始在分泌液体了,但是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掉泪,不是因为尊严,而是他不想要留下哀伤的泪水,毕竟,能令他落泪的只有喜极而泣的因素。
    「我不想像母亲一样地束缚你,也不想像父亲一样地囚禁你。」最后一次地依偎,她想要好好地记下他的温度,他的心跳,他的气味,他的存在。她颤抖的双手逐渐地滑落,最后垂放在她的双脚边。
    苦不堪言的连结,痛不欲生的纠缠,悲愤欲绝的爱慕,甘之如飴的仰望。
    「所以,松手的时机到了,李文沁。」哪怕只剩一丝理智,李琴璇也要让李文沁脱离这扭曲的关係,她绝对不能让他成为这份感情下的牺牲者。
    「誒,李琴璇,哪怕是为了你,还是为了我,都不重要了。」就如同以往,他只要望她一眸,就能知道那潜藏在心底的悲痛。所以,他了解,也尝试着释怀,因为他是最了解她的痛的人。
    「只要能终结你的悲痛来源,我都可以笑以待之,即便是封闭着段情感。」李文沁捨弃了姐弟的关係,放弃了家人的连结,只为了得到李琴璇的爱,但是此刻这些似乎都不重要了,因为只要能让她幸福地享受馀生,那么他欣然接受这项松手的提议。
    “你的幸福,我很想给予,但是我貌似??给不起。”他苦笑得令她难捱。
    轻触着彼此的唇瓣,不如雨珠,也不似水珠,但却宛如泪珠的百般惆悵。
    “央求你的爱的我,被残忍的现实给侵蚀了,但是我庆幸着自己有被你所爱的机会,即便最终以缺憾落幕,我也没有任何怨言。”他没有说出口,只是在心中默默地唸道。
    「我不爱你了,李琴璇。」李文沁先是咬着牙,而后抬起了头,咧嘴而笑地对着李琴璇说道。誑言永远是让人挣扎了许久,才能不以为然地说出口,毕竟是与心意背道而驰。
    “我爱你,爱到不能爱得地步。”
    「谢谢你,弟弟。」有些爱,即便爱到悍然不顾,也终将无法持续,不过它们却深深地烙印在人们心中,毕竟痛得如此深刻且难以无视。
    “对不起,李文沁。”
    **
    五年看似很漫长,但其实意外的??时光飞逝。
    朋友,恋人,家人,现在这三种关係,都存在这清爽的空间中。
    「陈维新,好了吗?」李文沁直接闯进了房间内。
    「誒!再五分鐘!」陈维新酣睡的脸庞,深陷进松软的枕头中,一点也没有要从床上起身的意愿。这间卧室里,摆放着宽大的双人床,而除此之外还有两张简单的欧式单人椅,它们隔着一两步的间距,但是却恰巧的对望着。
    「先跟你说,你再不起床,她就不会给你吃早餐了。」一把拉开卡在陈维新两角之间的羽绒被。
    「什么!绝对不行,早餐可是很重要的!」比任何人都执着于三餐的陈维新,一听到李文沁的警告,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,跟刚才赖在床上的慵懒模样截然不同。他蓬松的黑发微翘着,而半睡半醒的双眸,逐渐的恢復了平时的光辉。
    “至少,维持着一种平凡的幸福。”李文沁望着陈维新疯狂奔下楼的身影,心中莫名的失落,但是庆幸与释怀却支撑着他。他将手中的羽绒被轻放在双人床上,不偏不倚的与那个她对视了,心中那封闭的悸动,依旧在难耐的挣扎着,但是他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,所以必须露出笑容。
    一个很爱他的女人,一个很爱她的男孩,一个很喜欢他的女孩,一个很重视他的男孩,一个很执着她的男人,一个很盲目追随他的女人,一个很欣然恋上她的男人。
    每个人都在找着,一位能伴随馀生的另一人。
    「你,什么时候才会放弃啊!」陈维新一手握着叉子,另一手握着筷子,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战的准备,甚至脸上还露出了必胜的自信。
    「直到她说选择我。」霍骏昇耸耸肩的无视着,眼前如同小鬼般的陈维新。
    「哼!她才不会选你!」陈维新咬了一口插在筷子上的肉丸。
    门铃声突然响起,李文沁不以为然的穿过了平常的闹剧,来到了玄关门前,转开了门把,印入眼前的是杨瑀唯和鹿枫啟俩人。
    「你们今天这么早就来了啊!」李文沁惊呼的望着十指紧扣的俩人。虽然平时出现的时间点,就在这时候,但是今天似乎格外的早,所以他才不自觉的感到讶异。
    「哎呀!霍组长也在啊!」杨瑀唯对着里头的霍骏昇挥了挥手,开朗的笑容显露在外,这令一旁的鹿枫啟也些吃味,因此她感觉到紧扣的手掌心被握了几下。杨瑀唯毕业后,就在犯罪组织里进修,而这几年,也成了霍骏昇底下的其中一名组员。
    「吃醋了?」杨瑀唯抬头看着自己身旁,个头高大的鹿枫啟,她嘴角上昂的笑意,让鹿枫啟完全无法反驳,只是无语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「你们两个要不先回隔壁栋,不要在这里放闪。」李文沁指着门外的对栋透天,无语的思绪完全地在他的脸上呈现,毕竟他实在搞不懂这对晒恩爱的夫妻档。
    笑声与喧哗瀰漫在室内的空气里。
    「弟弟,快让他们进门来,差不多该吃早饭了。」以如往常的柔和嗓音,从宽敞的饭桌前传来,李琴璇排着眾人的碗筷,露出一抹幸福且韶秀的弯笑。
    「李琴璇,霍大叔又想玩抢人游戏了!」陈维新站在李琴璇的身旁,把头靠在她的肩上,说着不满的话语。
    「反正,李琴璇对你这种幼童,一定过没多久就会生厌。」霍骏昇充满自信地勾起迷人的浅笑,他不以为意地坐在饭桌前,完全没有被陈维新的举止挑拨的意思。
    饭桌前的眾人就像真正的一家人,没有一丝的违和感,安乐融融地享受着平常般的幸福。
    他缓缓地望着李琴璇,他知道在他的心底,依然深深地被她所牵引着,但是这些必须压制,因为要维持着这种平凡的安定,就必须捨弃那繁重且浓厚的情感。每一次地转开门把,都令他难耐地想要夺门而出,但是他承受住了,因为一旦再打破规律的生活,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。
    他会懊悔,也会自责,但是他不后悔三年前对陈维新所说的话。因为有了那一句,不管要我做什么,我都会做的誓约,他请求了他最好的朋友,替他完成一件自私且任性的事。
    “可以代替我,好好地爱她吗?”李文沁很无奈地心想着,自己当初是多么落魄地询问着陈维新,毕竟他已经走投无入了。要是让她爱上其他人,那么就让他最好的知己代替他,成为那一个能伴她馀生的伴侣,因为只有他瞭解自己是多么得爱她。
    『这样你就会幸福吗?』那是陈维新的回应,是一个很简单的问句,明明只要回答是,就能解决这个问题,但是那一日李文沁沉默了数秒。
    『至少,可以尝试去幸福。』他回道。
    「谢谢你,陈维新。」李文沁在迈向饭桌前,以一种只有自己听得见的音量,悄悄地对着他致上最高的谢意。儘管一开始是他所要求的,但是这两年来,他知道陈维新真的是,一心一意的对待着李琴璇,没有半点虚假,是用尽身心地去爱着,那个他所深爱的她。
    “如同阳光存在的你,带给了我们一种救赎的机会。”给予踏入深渊的我们,再一次迎向阳光的机会。
    ***
    “来生,我们再相见。”他最后一次地仰起头,细数着『她说爱』的次数。
    「这一次,不要再做姐弟了。」他闔上眼,释怀地浅笑了一声。
    【正文?完结】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上下左右 大小姐(校园SP 1v1) 万相之王 系统送我去吃肉 见月(1V1 H)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