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友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男友文学 > 央求残蚀 > 03:天性

03:天性

    “你快甩开我的手,如果再继续下去??我想我们就再也不回不去了。”——李琴璇压抑住自己颤抖的手臂,还有抑制住心中那挥之不去的悸动。
    p.s.人类的天性总是渴望着被爱,因为需要关爱,毕竟我们惧怕寂寞。但是,在我与你之间不断加深的感情,真的只是单单的想要爱这种肤浅的连结吗?
    *
    “她已经去学校了吗?”李文沁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心里想着这就是自己深吻她的代价,无法在甦醒后在第一眼的瞬间记下她的模样。今天才刚开始,他的心情就已经跌落谷底了,只因为他没能与她一同迎接早晨。
    失落的走到了浴室前,准备梳洗这张没有神气的睡脸,不过在走进浴室之前,他貌似听见了厨房里的窸窣声,因此他收回了踏进浴室的左脚,转而走向走廊尽头的厨房。
    「你还没去学校?」
    李文沁微笑地注视着那泡着黑咖啡的身影。
    当李琴璇转过身看向李文沁时,惊吓的她差点将手中热腾腾的黑咖啡摔落,因为李文沁突然站在自己的身后,且只相差了一步的距离。
    「现在还很早,所以还没去。」李琴璇默默地低下了头,不敢直视李文沁毫无掩饰的双眸,毕竟她还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着一个,既是自己弟弟,却又不是自己弟弟的少年。她小心地避开李文沁的注视,缓慢地将身子远离这一个被他笼罩的位置,儘管李文沁只比她高出半颗头,但是这身高的差距还是给她不少的压力感。
    李文沁将手底在洗手槽边,不愿意让李琴璇脱离现在尷尬的处境,而原因很简单,只因为他想要继续看着这张一抹红晕的脸蛋。
    「李琴璇」缓缓地唸出眼前女人的全名。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样的感觉,为什么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躁动?”李琴璇紧闭着双唇,吞嚥了嘴中残留的黑咖啡,想要抚平心中躁动不已的情绪。
    「怎么了?」安耐着自己胸口的波动,李琴璇乔装镇定地回应了李文沁的话。
    自尊对李文沁而言,只是一种不坚决的藉口,所以他会捨弃顏面,只为了让李琴璇了解自己到底有多么爱她。李文沁蹲下了身子,将他的头轻靠在李琴璇的腹部上,类似于撒娇的举动。
    那双眼里只有她——李文沁的这双眼永远只会注视着她。
    「还再生气?」李文沁温柔的语调让李琴璇抖了一下身子,毕竟李琴璇的感官算是非常敏感,所以她无法抗拒这种轻飘飘的腔调。而此时的李文沁将她的一举一动印入眼帘下,他嘴角的酒窝愈来愈明显,这抹真正灿烂的浅笑,他只会给李琴璇。
    有时候像一个弟弟,有时候又像一个男人,李琴璇完全捉摸不透眼前的李文沁。她闔上双眼想要无视所有的现况,因为这是可以逃避的唯一办法,以及压制住自己不正常心跳声的唯一方式。
    「今天才刚开始,你就要摆臭脸吗?」李文沁指着李琴璇不笑的面孔,甚至轻触了一下李琴璇的鼻头,俏皮地傻笑让人无法对他发怒。
    「会??迟到。」李琴璇硬是穿过李文沁的束缚,她可不想再继续被自己的弟弟耍个团团转,再将上这一个弟弟一大早就跟自己耗在厨房,还有他乱翘的刘海和比平时还要憨的表情,她就知道李文沁根本就还没有去梳洗,身为一个要升学的高中生怎么可以无故迟到。
    「那今天就请假啊!」一个站起身,两人之间的身高差距又回復了,李文沁一点也不羞涩地揽住自己姊姊的腰身。这样的画面,宛如一对热恋中的情侣,打情骂俏的模样丝毫不虚假,甚至可以说完全不会另外人怀疑,他们其实是姐弟的关係。
    「你要是再不去梳洗,我就不准你吃早饭!」
    “熟悉的李琴璇回来了。”李文沁收回了揽住李琴璇的手,双手护着要被李琴璇殴打的头顶,要是被她手上的铁汤匙敲几下,他的额头就必须顶着芋头了,因此他立刻衝进了浴室里,连忙开始刷牙和洗脸。
    握起深蓝色的牙刷,李文沁望着眼前的自己,在镜子里反射自己姿态的影像,这是感到开心,亦或是难过,他不知道。他只是想要一次追求爱的机会,正大光明地告诉她自己的心意,并不想因为两人的关係,而永远错失了示爱的机会。
    李文沁转开了水龙头,两隻手心捧起清澈的自来水,而后他一股劲地将水泼往自己难堪的面孔。要是可以用水将自己泼醒的话,那么已经泼了五六次的他应该已经彻底清醒了,但是他却觉得心中的烦闷越来越沉重,而这导致他的脑袋逐渐模糊了起来。
    「这是代价??想爱,所许要付出的代价。」喃喃自语的说道。
    李文沁怀念那一个对自己展现出姊姊风范的李琴璇。至从自己对她说出了这份不被允许的爱慕后,他们两人之间的关係就僵化了,没有进展,只有倒退的倾向。但是,他必须清楚瞭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如果要得到她的爱,他就必须捨弃姐弟的关係,因为这就是代价。
    「至少我尝试去爱你。」镜子里的那个自己,露出苦涩的笑容,这一个笑容在自己眼中好不真实,但是千真万确就是自己的表情。不管再多么扭曲,不管再多么难堪,不管再多么痛苦,他就是想要去爱一次李琴璇,在她与其他人共度下辈子之前,他想要让她认真看待自己一次。
    李文沁睹上了他的一切,只为了让李琴璇对他產生那么一点的悸动。即便知道自己会丧失弟弟的位置,他也甘之如飴,毕竟勇敢地争取和退缩地隐藏,两者的结果或许相似,但最起码尝试争取会有一丝希望。
    “以一切换取一丝期望,应该不算太过分吧?”
    **
    球鞋在地面上磨擦的声响,频繁地回盪在这个体育馆里。
    「陈维新!」李文沁看着陈维新灵活地穿梭在篮球场上,但是陈维新也因为一时的不注意,来不及闪躲前方衝过来夺球的敌方。
    虽然陈维新即时把球传给了队友,但是他身体的反应和脑中的思维有些差距,而敌方的选手也来不及收回伸出的左脚。陈维新眼睁睁地看着来不及闪躲的失误,他在脑中播映着敌方的左脚正要衝击自己的右膝盖,要是膝盖承受了这一击,他大概会需要一段时间休养了。
    剧烈的碰撞声让在旁的所有人都摀住了双唇。
    「幸好~」陈维新憨笑地护助了自己的膝盖,而敌方的队友也在刚刚反应过来,以零点几的微差闪避了陈维新。虽然陈维新是没有什么重伤,但是他刚刚整个人像是被撞飞一样的坠倒在地面,后脑勺有些微的瘀青,而手肘上也有一两块瘀青,膝盖似乎也有擦伤。
    「真是,你要吓死人啊!」李文沁将倒卧在地面上的陈维新一把拉起。
    「歹势啊~刚刚有点太兴奋了,所以没注意前方。」陈维新对着自己的手肘拼命地吹气,似乎是想要用痛痛飞走的方式,减轻手肘上的痛觉。
    「老师,我送陈维新去保健室!」李文沁扶着自家好哥们,担心地打量了一下陈维新的伤势,而后抬起头对着站立在体育馆另一头的老师喊道,毕竟在上课期间去保健室,还是要询问一下老师的意见。
    「李文沁你留下,让卫生股长去。」老师说道,「谁是卫生股长?」
    「老师,让我来就好。」李文沁回应道。
    「你忘了下週有篮球的班级竞赛,所以你必须留下来继续练习。」这一个老师对于比赛的好胜心即为强盛,明明不是他去比赛,却老是在一旁对学生比手比脚,训话总是讲得头头是道,但是到示范的时候,却有娄次说让学生们自己亲身体会,说着这样比较有助于学习之类的藉口,不过毕竟他是老师,所以学生也无法反驳他。
    「这个」李文沁正准备骂几句的时候,就被曾怡馨打断了。
    「我是卫生股长,我送他吧!」曾怡馨伸出手扶着陈维新的肩膀,眼神不敢与李文沁对视,所以她就这样紧紧地盯着陈维新后脑杓的瘀青。
    「谢谢你。」李文沁微笑的看着曾怡馨。
    听到这句道谢后,曾怡馨的心跳得比刚刚快更多了,而脸也比刚刚要来得红,她微微的点了点头,之后将陈维新扶往保健室。
    「走了!」曾怡馨用强硬的语调来掩饰自己羞涩的心情。儘管她讲话的语气不太柔合,但是她扶着陈维新的手却是小心翼翼,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让陈维新的伤势更加严重。
    “第一次这么近??”陈维新微微地勾起了笑容。
    曾怡馨和陈维新来到了保健室的门口。
    「报告!」曾怡馨敲了敲门而后拉开了门,视线环绕着保健室一圈,始终没有找到半个人影。普通这种时间,保健老师应该都会在,难不成是去上厕所了,或是去办公室之类的吗?
    「老师不在?」陈维新也将头探进了保健室里头,表面上是装作寻找老师的身影,其实他的心里只是想要再靠近她一些。不过,差一点他的鼻头就会摩擦到她的耳尖,要是被她发现自己靠她这么近的话,感觉他的腹部就会不保了,随时就要挨一记回旋踢。
    「嗯,算了,我帮你吧,过来坐着!」曾怡馨指着窗户边的铁板凳,示意陈维新去那里乖乖地等着,她则是走到了药品柜前,熟练地拿起外伤药膏、棉花棒、优碘、冰块之类的物品。
    「你很熟练耶!」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,陈维新丝毫没有浪费一分一秒,全程都在欣赏着曾怡馨忙碌的背影。自己暗恋的女孩为自己包札伤口,这种事他从没想过,甚至连想都不敢想。
    「转过去,我看你一下你的后脑勺。」曾怡馨淡淡地说道。
    「你感觉很会照顾人,是因为有兄弟姊妹吗?」一句话接着一句,陈维新似乎一点也不打算要闭上嘴的意思,只是想要让气氛热络一些,但是他丝毫没有察觉,曾怡馨根本不想搭理他。
    「冰块拿好,现在把膝盖给我看。」让陈维新握着一小袋的冰块,冰敷他不严重的后脑勺。
    「曾怡馨,你手上有一颗泪滴状的痣耶!」儘管曾怡馨完全没有回应自己的话,陈维新还是很开心地望着眼前为自己擦药的她,正巧发现了她手掌上有一颗不显眼的泪痣,而这种喜悦感就好像是发现了小秘密一般。
    「你的话为什么可以这么多?」极度不满的语气从曾怡馨嘴里传出。
    「因为想要跟你说话啊!」想要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说话不是理所当然。
    「??你的废话真的很多。」曾怡馨站起身,将已浸湿优碘的棉花棒涂抹在陈维新的手肘上,不理会他咬牙切齿的惊呼声。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现在没有任何第三者待在保健室里,还是因为一种莫名的直觉,亦或是现在的氛围促使陈维新说出了下一句话。
    「曾怡馨??我喜欢你。」平时憨笑的陈维新,突然转变成如此严肃的神情,甚至说出一句令人不知所措的话语。
    「??」先是沉默了几秒鐘后,「你是不是撞坏了脑子。」
    「没有,而且这也不是废话,我是真的很喜欢你。」
    “喜欢这种事可以逃避吗?”
    「你别用这种认真的眼神看着我。」曾怡馨连忙转过了身,不愿意再继续与陈维新对视,感觉被他那双眼睛继续直视下去,她就会对他產生??愧疚。
    ***
    「李琴璇,上一次那一个人到底是谁啊?」杨瑀唯勾着李琴璇的右臂,两人并肩行走在廊道上,准备去食堂里吃中餐。
    「赖教授叫我协助的人,似乎是歷届的毕业生,不过我已经拒绝了。」李琴璇喜欢坐在靠窗边的位置,尤其是有在柱子前的那一种,因为她喜欢在阳光下沐浴,但是又不希望过多的阳光打在身上,再加上这一个位置也远离吵杂的男大生们,毕竟安静对她来说可是比吃中餐还要重要。
    「不过,感觉他好像不打算放弃。」杨瑀唯想了想拒绝教授请託的这种事,感觉就会影响教授给学分的评断,不过这也就是她认识的李琴璇,对于麻烦的事情绝大多数都是先拒绝。虽然说是一个比较容易得罪人的方式,但是杨瑀唯是少数了解李琴璇家庭因素的人之一,不但要顾及课业,还要赶着下午去打工,维持与弟弟的生活开支。
    她们将手中的教科书放在桌面上,以防有人抢了她们的位置。
    今天的六十元套餐式肉燥饭,再附赠一碗温热的萝卜汤,虽然平时李琴璇都会选择六十元的套餐,但是她今天意外地想要吃清爽的蔬菜沙拉,还有学校销售第一的烧仙草,也因此李琴璇就跟杨瑀唯说她去食堂的另一侧,两人也就各自去排队了。
    「不好意思,我要一份蔬菜沙拉。」李琴璇对着柜檯的食堂阿姨说道。
    「同学,是他先的喔!」食堂阿姨指着与李琴璇一同并排的男大生。
    「真不好意思!」发现自己的失态,李琴璇连忙退了一步,让这位被自己抢先的男大生去点菜。因为,刚刚头脑里突然浮现出今天早上发生的事,李文沁亲暱的举动让自己一整个下午都漫不经心,导致现在又发生了这种事。
    「没关係,你先吧!」男大生露出亲和力十足的笑容。
    李琴璇想也没想,就直接拒绝男大生的好意,毕竟他本来就是排在自己前面,照理说就应该他先点餐。李琴璇一脸完全不敢接受的表情,令男大生不自觉地笑出了声,而他这一个举动更让李琴璇更假不知所措了。
    男大生没有再继续强迫李琴璇,他转过头对着柜檯的食堂阿姨说声抱歉,接下来就开始点餐。
    “换我了。”李琴璇这一次十分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背影,当男大生准备端起柜台上的餐点时,她也理所当然地向前移动,不过就在她要点菜的时候,身旁出现一隻手端着刚出炉的蔬菜沙拉。
    「给。」现在李琴璇才知道这一个男大生比自己高出一颗半的头颅。
    「??」没有接过递过来的蔬菜沙拉,而是乾瞪着眼前的他,李琴璇完全搞不懂这一个人想要做什么,只是她不打算轻易接受他的任何东西,所以她再一次的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。
    「你们两个,去旁边,后面还有人要点餐!」柜檯阿姨已经看不下去年轻人的青涩互动了。
    “那去买烧仙草好了。”李琴璇百般无奈地离开了西式柜檯,准备去点心区购买烧仙草,要是连烧仙草也买不到的话,她或许就要去吃麵包了。
    「等一下,你的沙拉!」因为两隻手都端着餐盘,男大生只能用身躯挡着李琴璇的去路。
    「??等我一下,我付钱给你。」叹了一口气后,只能欣然接受的李琴璇,开始翻动手里的钱包。本来就不喜欢和陌生人有所接触,再加上突然间的示好行为,只会让专攻心理学的李琴璇產生怀疑,毕竟一般人只会在有求于人的时候,做出这种讨好般的举止。
    「付钱不用了啦!」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李琴璇皱了一下眉头,「平白无故,你为何要请我?」
    男大生将手中的蔬菜沙拉应是地给了李琴璇,「我明天再跟你解释,所以先收下吧!」
    「??这是整人游戏吗?」李琴璇低头看着手中的托盘,松开了眉心后,依旧是对刚才的状况一知半解,但是男大生脚程快速的让李琴璇根本没有时间反应过来,所以她只能默默地盯着,这盘撒上蒜泥和少许起司粉的蔬菜沙拉。
    ****
    今天早上才发生过类似的事,现在又再上演一次,李琴璇一脸惊吓地直视着霍骏昇。他将自己逼入书柜的夹缝中,这种行为完全和他刚说的适当沟通差太多了,现在这种方式摆明就不容许拒绝。
    「霍先生,请问你在做什么?」李琴璇吃力地用手掌抵住霍骏昇的胸膛,从刚开始他就一直拉近距离,以致于现在李琴璇必须以这种方式抵制他的靠近。
    「在做测试。」玩味的笑容在他的脸上更加抚媚,明明是一个男人,却有着一种女性的艳丽。
    「测试跟把我框在这是两码子事。」想要摆脱这种被霍骏昇压在下方的感觉,李琴璇极度不悦地仰起头瞪视着霍骏昇,甚至用手肘强势地搬开霍骏昇抵在书柜夹层的右手。
    「李同学,这种情况下,女方应该顺从男方才对。」霍骏昇扣住李琴璇的手腕。
    「霍先生,工作职场上,讲求的是男女平等,以你的说法,你现在这是在歧视女性。」李琴璇说得理所当然,甚至理直气壮地反驳着霍骏昇,貌似完全误解了霍骏昇刚刚曖昧的语意。
    「哈哈哈哈~」一听到李琴璇如此正经地回答,霍骏昇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    「果然,我必须彻底的瞭解你。」霍骏昇一边笑出声,一边捧着笑到发疼的腹部。他真的越来越无法对这女孩松手了,只要在她身边多待一秒鐘,他就感觉自己的世界似乎多出了一丝色彩,甚至还感到一丝对人生的雀跃。
    「你真的是第三个选项,两者皆是。」眼前放声大笑的霍骏昇,已经让李琴璇默默地替他贴上了,跟踪狂和变态的标籤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上下左右 大小姐(校园SP 1v1) 万相之王 系统送我去吃肉 见月(1V1 H)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