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友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男友文学 > 央求残蚀 > 02:屈服于你

02:屈服于你

    “就算再痛,再难受,我还是会挺起胸膛,对着全世界诉说着我对你的爱慕。”——李文沁傻笑的抬起头,在他的眼里是这一个站立在自己身前的李琴璇,他再也找不到一个会让他爱得如此纠结的女人了。
    p.s.可否为爱捨弃尊严,如果为此可以获得你的认同,我愿意臣服于你的阴影下,不过,即便我蹲在你的面前,像是一个为爱乞讨的落魄人士,你仍旧不领情地对我诉说着一句又一句伤人的话语。
    *
    「李琴璇,你认识后面那一个人吗?」杨瑀唯稍微用手肘轻撞了一下李琴璇,而后用非常小的音量在她耳畔边细语着,毕竟,还是会怕后面的那一个男人会听见自己说的话。
    「他从刚刚就一直跟在你后面。」杨瑀唯想起刚刚海洋学结束后,接下来的人格心理学,和犯罪心理学的教室里,都有这一个男人的身影,而且这一个男人从上课到下课,他的视线完全没有离开李琴璇,宛如是在死盯着猎物的猛兽。
    不等李琴璇的回应,杨瑀唯直接地拐着李琴璇的手肘,且逐渐加快了脚步,想要摆脱身后的男人。
    「李同学,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。」何时身后的男人一把捉住了李琴璇的右手臂?
    「你要是不放手,我就尖叫说有变态!」杨瑀唯虽然讶异着男人超乎常人的速度,但是没有丝毫的松懈,紧握着李琴璇的手肘不放,感觉一放开就会让她的好朋友陷入危机,而眼前的这一个男人不管怎么看,都给人一种阴险冷酷的感觉。
    男人噗滋一笑,对他而言杨瑀唯就像是一个幼稚园等级的孩童,不论是讲话的语调,还是纯真无邪的瞳孔,亦或是和自己差了快要两颗头的娇小身躯。
    「霍先生,我已经清楚地婉拒您了。」李琴璇瞪视着捉住自己手臂的男人,霍骏昇。
    就在霍骏昇恶趣味地打量着杨瑀唯的时候,李琴璇的声音将他的视线再一次地拉回,比起一个幼稚园等级的小妹妹,他对这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女孩有着更多的兴趣。
    这一个女孩对他而言,就像是一种稀有生物,要是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,就再也遇不见让他有这种强烈渴望的生物了。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将李琴璇当成女人看待,不过他早就在自己的心里,为李琴璇标记了比一般人还要高等的记号了。
    甩开了霍骏昇的手,李琴璇头也回地往走廊的另一头前进。
    「不小心??放开了。」霍骏昇察觉到自己松开了握住李琴璇的手,一瞬间的恍神,让他的猎物给跑了。不过那算是偶然,还是??他深深怀疑自己的视觉,在李琴璇的眼神中,散发着一种旁人不得靠近的阴影。不过,霍骏昇也不是普通人,他才不会因为一点小事,就放弃这一个让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女孩。
    远望着渐渐离开自己视线中的李琴璇,霍骏昇微笑地握紧胸口,在胸膛里不停震动的心脏,是因为找到了一个新玩物而兴奋,又或是因为??第一次有一个让自己深深着迷的异性。(?)
    “我绝对会捉住你。”他套上了纯白色的外套,将手掌插进了两侧的口袋,之后往李琴璇的反方向扬长而去了。他脸上神态自若的神情,以及充满着自信的弯笑浮现在的嘴角边,还有他发觉今天的步伐意外的轻盈,是因为什么呢?
    **
    李文沁将大提琴放进了收纳箱中,之后拉起肩带背在自己的后背,「学姊,我先走了!」
    女孩一听见李文沁要离去,她连忙放下手中的乐谱,虽然假装镇定,但是却拼命地快步来到了李文沁面前。这一个女孩就是弦乐社的部长,有着过肩的长发,白皙的肌肤,无可挑惕的五官,在学校里有着一定数量的追求者,不过她却对此不满足,她想要得到李文沁身旁的位置,这一个被号称绝对不可能的李文沁。
    「学弟,今天」话还没说话就被打断。
    「抱歉,学姊,我今天有急事,明天再说吧!」李文沁完全不等学姊说完话,就直接直走到了门前,一把拉开门后,再稍微的转过头对着脸色僵掉的学姊说道。李文沁的心里只有一个人,其他的异性对他来说只是多馀,况且,只有李琴璇可以让他有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还有一种欲罢不能。
    跑过了夕阳穿透过的廊道,不管背后上下摇动的收纳箱和里头的大提琴,李文沁只是一个劲地往李琴璇打工的书店奔去。
    时间是漫长又难耐,但是只要可以见到她,那么就算是在痛苦,再难受他都不在意。只要可以握住她的手,令他做任何事他都愿意,要说原因的话,永远只有一个,对姊姊的那执着是比任何人还要深厚,甚至超越了姐弟的血缘关係。
    跳下了数层阶梯,因为没有耐心等待自己的双脚,毕竟,缓慢地走下一阶又一阶的楼梯,一定会浪费不少时间,所以李文沁跨出了左腿,完全不畏惧地往一楼的平面跃下。身体微微得向前倾,双腿安全地坠落在阶梯前,不近也不远,刚刚好地降落在第一层阶梯前。
    「李文沁,你这样很危险!」曾怡馨刚从班导的办公室走出,正准备回家,恰巧目睹了李文沁从一楼与二楼的中间处一跃而下。她隐藏了自己胸口的悸动,那一个令他暗恋许久的男孩,不同于其他人,他有着独特的气势,以及不随波逐流的个性,不过最令她持续单恋他的原因,单单只是因为他有着一抹爽朗的笑容。
    曾怡馨讲话虽然直接,但是其实意外的非常在乎旁人的眼光,如同现在她这么斥责李文沁,心里想着或许李文沁再也不愿意跟她说话了,而且烦闷地捫心自问,为什么自己总是拦不住从喉间发出的声音。
    「曾怡馨!回家啊?」李文沁完全没有在意曾怡馨的语气,露出了一个清爽的弯笑,指着学校大门。
    「嗯,??回家。」看见那一个灿烂的弯笑后,曾怡馨不自觉地扭过头,不愿与李文沁对视,亦或是因为不想让李文沁看见自己泛红的双颊。红透的耳根以及双颊明显地透露着一个讯息,曾怡馨喜欢着李文沁的事实,只是两者之间似乎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性。
    「那明天见!」
    话语中没有带任何男女的情愫,只是一般的问候语,儘管如此曾怡馨却觉得,每一句出自于李文沁嘴中的话,对自己而言全都是一种无价之宝。她望着李文沁因为奔跑而左右晃动的收纳箱,轻盈跃步的双腿,上下挥动以保持平衡的左右手臂,最后她的视线停留在夕阳上,那是只有秋季时才会提早落下的夕阳。
    在今年的秋季中,曾怡馨感受到的是无奈地惆悵。
    但,李文沁在今年的秋季中,所感触的却是有始以来最庞大的幸福。
    “可以见到她了。”在李文沁的心中,是慢慢晕开、拓散的渴望。
    他的嘴角渐渐的上扬。
    微风轻吹起他的棕色发丝,和李琴璇截然不同的色泽,比起乌黑的色泽,棕色给人的印象是一种??随意,但是相反地,当李文沁篤定了一件事后,他就再也不会放手了,因为他的决心可是比一般人顽强好几倍。
    李文沁仰起头,“今天是第几次想你了?”他幸福地仰望着耸高的苍穹,现在的他控制着自己再继续有着奢望的想法,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再强求更多的话,只会让李琴璇逃离自己的身边。
    每一次经过了红绿的邮筒箱,都会令李文沁想起小时候为数不多的稀薄记忆,和李琴璇手牵着手投递着写给远在另一处的母亲的信,但是从来没有一次收到回信,除了收到每个星期都会将信箱塞爆的彩色印刷广告纸。
    母亲在李文沁的记忆中几乎没有存在过,不过他却一点也不痛恨着自己的亲生母亲,因为他还有李琴璇,这一个是自己姊姊的女人,同时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爱上的女人。
    也许他将母爱延伸到了李琴璇身上,把对母亲的爱投射在自己的姊姊身上,但是儘管如此,他深知自己的爱绝对不仅仅只是母爱,反之,对于李琴璇的爱早就超过了对母亲的渴望。
    李文沁小心翼翼地左顾右盼,确认没有来车之后,再穿越印有斑马线的柏油路。
    「快要六点了,必须快一些!」即便李琴璇的下班时间是七点,但是李文沁却总是喜欢提前一个小时,因为他很享受坐在书店的沙发椅处,静静地观赏着李琴璇来回盘点书籍的过程。
    李文沁没有一丝杂乱的呼吸,谐和的呼吸频率,大概是和陈维新当好哥们的好处之一,毕竟一天到晚都和他在篮球场里一对一,这样的训练下,李文沁也不知不觉地拥有了良好的体能基底。
    他靠近了书店的玻璃门,感应门缓缓地向两侧敞开,这时从书店里飘散出阵阵的咖啡香。
    「李弟弟,你来了啊!」一个身穿着洁净白衬衫的老人,从书柜边的餐饮吧台缓缓地起身,柔和又慈祥的嗓音如同叫唤着自己的亲生孙子一般。
    「老闆,你怎么老是从底下冒出来?」
    「这样才有惊喜感。」老闆呵呵地笑了几声后,从身后的置物柜里拿出了一个暗红色的咖啡杯,而后提起一旁过滤好的浓稠咖啡,再加上一些温热的牛奶。
    李文沁接过了老闆递过来的咖啡杯,「谢谢,老闆。」
    「果然,咖啡就是要在这里喝。」
    「对了,今天刚好有做一些水果派。」再一次的蹲下了身,老闆再一次地消失在吧台里。
    “是说,她人呢?怎么没看见她?”四处张望的寻找着李琴璇的身影。
    普通这一个时候,李文沁都能见到李琴璇在第五排,或是第七排的心理学书籍区,但是今天李文沁来回探头寻找,怎么也没看见李琴璇的踪影。
    正当他打算去询问老闆时,李文沁听见了他所熟悉的声音,所以他追寻着声音的来源处。
    「霍先生,你是跟踪狂,还是变态?」李琴璇将桌面上饮尽的陶瓷杯拾起,放在另一手的托盘上。李琴璇实在不懂,为什么霍先生一直纠缠着她,她只不过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心理系大二生,他可以去找其他主修心理系的学生,不过他偏偏就是一直挡在自己的视线前。
    「这貌似是个二选一,你没有第三个选项吗?」霍骏昇微笑地用手掌抵着下巴,悠间地抬起头,他兴致盎然地看着被自己紧追不捨的李琴璇。
    “那一个人是谁?”李文沁第一时间没有衝出去,只是沉默地站在书柜边,眼神紧盯着和李琴璇对话的男人,霍骏昇。
    「两者皆是。」李琴璇不满地瞪视着霍骏昇。
    「你还真是幽默,李同学。」果真和李琴璇在一起的时候,霍骏昇都不会感到无趣,因为这一个与自己做对的女孩,宛如让自己起死回生的仙丹。对于先前颓废且无趣的人生,让霍骏昇拼命地寻找着乐子,但是他怎么也寻不到,不过,现在他面前表现着不愉悦的李琴璇,却帮他唤回沉睡已久,原本就该了对人生產生惊喜的因子。
    「还是不答应吗?」伸起了手想要揽住李琴璇的腰部。
    「答应什么?」李文沁一把将李琴璇拉到了自己身后,充满杀气的怒视着霍骏昇,这一个对自己女人动手动脚的男人。他压抑不了自己现在对于霍骏昇的愤怒,咬牙切齿地说出话已经十分勉强了,再加上抑制住自己时时刻刻都可以出手的拳头,李文沁暸解自己的理智撑不了多久。
    「男朋友?」即便有一个像是恶狼的少年,李文沁,挡在李琴璇的身前,霍骏昇也丝毫不以为意。此刻的霍骏昇再想自己今天的倒霉指数,怎么可以遇见这么多隻发育不完全的孩子,一群尚未从幼稚园毕业的小孩们,一个又一个麻烦地阻隔在他与李琴璇之间。
    「他」
    「是,因此请你别再打她的主意了。」李文沁抢在李琴璇之前回答。
    “敢在伸出一根手指,我就直接当场咬断。”李文沁杀气腾腾地直视着霍骏昇。
    「我只是希望她能成为我的助手,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目的了。」
    「??」想要捉住自己弟弟的手,却被李文沁硬生生地甩开了。
    「今天就先这样,我之后会再询问你的答案,李同学。」霍骏昇瀟洒地站起身,在这一个氛围下,能如此安然自若地离去,实在令人佩服。
    李文沁亲眼目睹霍骏昇离去后,松开了握紧的双拳,随后他什么也不说,只是安静地转身往餐饮吧檯前进。没有对李琴璇说任何话,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,连一眼也没有看向李琴璇,明明今天早上、中午、下午都在想着李琴璇,但是现在的他??却怎么样也不愿意注视着令他迷恋不已的女人。
    「李文沁?」察觉李文沁举止诡异的李琴璇,再一次地拉住了李文沁,不过这一次不是拉住手臂,而是在手腕上的袖口。
    “别用那种惹人怜爱的语气??”停下脚步、低下头的李文沁,在心里嘲讽着自己一次又一次,他的手掌摀住了双眸,毕竟,丧气的模样不管如何都不想被人看见,更何况是李琴璇。
    「你说话??好吗?」
    “明知道我已经对你爱得无可自拔了,你却仍旧让我更加抓狂??。”
    「说了,你就会爱我吗?」
    李文沁顺着李琴璇的意思说了话,但是反倒换李琴璇合上了双唇,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    「那个男人就可以爱吗?」李文沁转过身,那张忧愁且难耐的神情,他无论如何都不想让李琴璇看见,但是他必须,因为他想要让自己深爱的女人了解一件事——他爱她,爱到为她伤透了心,为她流尽了泪水,为她发了心疯,为她丧失了理智。
    “你寧愿选择那一个男人,也不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
    “这真是自己的弟弟吗?”李琴璇不可置信地看着李文沁,手下意识地处摸着他悲伤的脸庞,但是在指尖接触到他的肌肤之前,李文沁的头轻微地扭开了。
    「你可以不爱我,但是你不准归属于任何人。」李文沁抚着李琴璇的脸颊,起初是柔和的轻触,随后却是粗暴地托起李琴璇的下顎。他明白不该在这种公共场合下,亲吻着自己的姊姊,但是他无法对霍骏昇的行为视而不见,所以他想要让李琴璇知道,他的决意是货真价实。
    “尝试爱我,真有那么??困难吗?”
    这个吻混杂着爱意、醋意、恨意。
    李文沁爱着一个不能自由相恋的女人。
    只因为她与其他男人交谈,他的心里就已经涌出无限的醋意,那么要是有有一天??她成为其他人的女人的话,一想到这里,李文沁无法在理智地思考下去了。
    他恨着这一个让自己不断失控的女人。
    “李琴璇,低下头看我一眼,如此卑微的我,正在央求着你的爱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上下左右 大小姐(校园SP 1v1) 万相之王 系统送我去吃肉 见月(1V1 H)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