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友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男友文学 > 央求残蚀 > 01:残痕之约

01:残痕之约

    “原谅我们,原谅我们??上帝,请您别唾弃我们。”——李琴璇无理地要求着。
    p.s.人性是贪婪且无底,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的索求,我闔上双眼同时咬着脆弱的唇瓣,心里想着该如何抑制『沉沦』于你的慾望。
    *
    「陈维新,我问你一个问题。」李文沁趴在桌面上,眼球上移地看着他前方的好哥们,现在的李文沁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,只要一有心事他就会立刻找他约谈。
    「噢,什么?」陈维新叼着竹筷子,手中握着他母亲的爱心便当,同时不忘在桌上摆放一本厚重的教科书。虽然说现在才不过早自习,但是因为陈维新是游泳队的选手,每天都要五点就来学校晨练,也因此他老是在早自习的时间吃着所谓的早餐便当。
    儘管,陈维新看似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,但是其实他的课业表现,和老师的评语都是出乎意外的高,在全校三千多个同年级生里还可以脱颖而出,每一次的期中期末考都是拿到前五十名的好成绩。
    不过,李文沁依旧是比陈维新高一段,他的成绩虽然动荡不定,但是都维持在全校前十名以内。不仅如此,在陈维新这一个运动健将面前,从来没有在体育课的篮球、羽球、网球、排球等各式各样的运动中输过,两人老是以平手结束了不上不下的赛事。
    「要是,我说喜欢上一个人」话还未说完就被陈维新喷出的筷子给打断了??。
    「你!?喜欢人!!!!!?」视食物比生命重要的陈维新,直接一把将餐盒洒落在地面上,晶莹剔透的米粒散落在李文沁及时伸出的手掌上,不过大致上他还是接住了陈维新的便当盒,陈维新会傻愣到这种程度,可见李文沁的发言有多么的令陈维新震惊。
    班上所有的人都把视线往这里瞧,不过在班长警告安静自习后,所有人的视线又回到了各自桌面上的教科书中了。
    「你拒绝了成千上万个漂亮学姊,和秀丽学妹,现在你这一个爱情绝缘体却喜欢上人?」陈维新从餐袋中拿出了另一副备用的竹筷子,再一次的吃起便当来,不过已经逐渐冷静下来了。
    「恩,喜欢到控制不了。」望着窗外的李文沁想着李琴璇,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,今天早上她有几堂课,自己还要再过八堂课才能抱紧她。难耐的心情在胸口上扩散,想要时间快进些,毕竟,要自己在教室里静坐着听讲实在按耐不住,这种抓了狂的飢渴到底是什么,自己也快要无法捉模了。
    「看你的眼神,大概就能知道有多喜欢了。」陈维新戳着肉丸啃咬着。他有些担心的看着凝视远方的李文沁,因为那种专注的神情,他还是第一次从李文沁眼里看到。
    「不过,问题是她不喜欢我。」李文沁想到了李琴璇拒绝的话语,还有坚决果断的语调,虽然他们是姐弟,但是??他还是想要再奢望一下。
    「?!」再一次的喷出竹筷子!!
    「陈维新!你不要一直从里嘴里射出竹筷子啊!」坐在陈维新斜后方的短发少女,曾怡馨,大声怒吼着。
    「歹势!大姐!」陈维新连忙对着曾怡馨低头道歉,搞笑的举动令不少同学在严肃的氛围下,不自觉地勾起嘴角小笑一番。
    道完歉后,陈维新再一次地睁大双眼看着李文沁。
    「全校万人迷,有着品学兼优、运动万能,还会拉大提琴,虽然美术方面要再加强,但是配上这张会令女人疯狂的脸,还有什么人不会喜欢上你啊!难不成你喜欢的是男人?!」讲着一长串李文沁的事蹟,最后再来一个破表的疑问句,陈维新这一个人就是这么样的大喇喇。
    「我是异性恋。」李文沁表现出『你欠揍』的脸说道。
    「那还有什么女人不喜欢你啊?你的受欢迎程度我可是超羡慕的耶!」虽然陈维新嘴上这么说,但是他自己的桃花也是和李文沁一样源源不绝,每一个星期都会有女学生在教室门外指名找他。
    「大概她只会把我当成弟弟一样。」失落的语调透露出李文沁心中的惆悵。
    「既然是弟弟,那么你已经有一定的位置在那人的心里了,只剩下慢慢地拉近关係,让她承认自己喜欢你了。」拍着自己哥们的肩膀,陈维新露出灿烂的笑容,试着为李文沁打气,因为他也不想看见自己的好友为情所困。
    「只要是我能做的,通通告诉我啊!」爽朗的性格正是陈维新的一大特点。
    李文沁真的十分庆幸自己有一个全力相挺的哥们,所以他也在心中默默地订下了一个誓约,只要有关陈维新的事,他也一定会极力地支持他,就像他对自己一样。
    「你也是,差不多去和她告白了吧?」李文沁示意着陈维新,即便是率直个性的陈维新,也有一面害羞胆怯的性格,不过这对每一个少年而掩饰理所当然,面对着自己的心仪对象,总是会紧张的咬到舌头,又或是眼神上下飘移,更不用说害怕自己会被拒绝。
    一直都在斜后方默默听着两人对话的曾怡馨,原本在胸口压抑住的悸动,再一次的蠢蠢欲动,而心里所有的不安全部一一现形了。
    看着暗恋的对象,述说着另一个不是自己的女孩,那种吃醋的心情,一点也不好受,但是自己却没有勇气去和他告白,因为都已经知道自己会被用婉转的藉口给拒绝,那么何必给自己找罪受。
    “要是喜欢的人不是你??就好了?”教科书上工整的字跡,逐渐变得灰暗沉重,彷彿所有的字句都捲进了漆黑的漩涡之中,这就是所谓的单恋,亦或是暗恋所需要忍受的揪痛吗?
    **
    她埋头于眾多的资料中,忘我的境界让人敬佩,不过也令人担忧。
    「李琴璇,放下报告,休息一下。」杨瑀唯是李琴璇的好麻吉,她轻敲着李琴璇的后脑勺,手中拿着两杯沁凉的柠檬水,将一杯递交给李琴璇。
    「谢谢你,杨瑀唯。」
    「怎么了?你今天感觉很鬱闷?」杨瑀唯一个立马的将李琴璇周边的书籍一脚踹开,之后一个屁股的坐在李琴璇的左侧,她的手轻轻地覆盖在李琴璇的头上,温柔的语调宛如母女的对谈,这或许是因为杨瑀唯有五个比自己小的兄妹,所以老是会不自觉地散发出母性的光辉。
    沉默不语的李琴璇,握紧手中装着柠檬水的苹果绿马克杯,想要说出的话,来回的游荡在她的喉间,因为不知从何开口,更不知该不该说出口。
    「我会在你身旁。」杨瑀唯给李琴璇一个温暖的拥抱。
    「谢谢你。」李琴璇苦笑的神情,没有让抱着自己的杨瑀唯瞧见,因为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好友替自己担心。
    「不过,你可别自顾自地搞坏了身体啊!」杨瑀唯千叮嚀万叮嚀的瞪视着李琴璇,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尽责的代理母亲,即便嘴上嘮叨着李琴璇应该懂得照顾自己,但是杨瑀唯还是会在一旁注意着李琴璇,有种母亲放不下孩子的心理。
    「恩」在杨瑀唯面前强顏欢笑是绝对行不通,所以李琴璇露出了一个难以试探的完美弯笑,这也是为了不想要让杨瑀唯再多费心思在自己身上了,毕竟再过没多久考试週就要到了。
    “还在逞强??”杨瑀唯无奈地看着饮下一口又一口柠檬水的李琴璇。
    「对了,赖教授找你!」想起了刚刚赖教授在走廊上叫着自己的杨瑀唯,交託着一个给李琴璇的口讯,不过担心着李琴璇的杨瑀唯,一瞬间就忘了教授的讯息了。
    「你赶快去他的办公室!」
    「那么待会见?」李琴璇放下手中的马克杯,站起身的往资料库的门走去,不过在那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杨瑀唯。
    「恩,我们待会在六号教室见!」杨瑀唯微笑的回应道。
    走出资料室的李琴璇加快着脚步,往赖教授四楼的办公室前进。
    过了三分鐘后,李琴璇轻敲了门板,微微的转开了门把,走进了赖教授的办公室。宽敞的办公室,专属于心理学系教授赖沛菽,这是唯有被学界认可的教授,才能享有这种高级的单人办公室。
    两面林立的高耸书柜,摆放着眾多的学术资料,和各式各样的心理分析书籍。在办公桌前的窗口,搭配着单调却经典的纯白色百叶帘,而天花板上的灯是现代风的嵌入式,在门口前则是奢华的棕色牛皮沙发,被一张双人和两张单人沙发围绕的是一张乾净的黑木桌。
    办公室里头带着淡淡且令人放松的清香。
    「李琴璇,你来了啊!」站在书柜前的中年女性察觉到了李琴璇的存在,她就是李琴璇的直属教授赖沛菽,穿着着单一的黑色洋装,戴着沉稳的厚框镜架,有着一头俐落的过耳短发。
    「赖教授,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?」
    「放心绝对不是什么坏事,只是想要叫你当我学生的助手而已!」赖沛菽放下手中的书籍,穿过了办公桌,站到了李琴璇的面前,微笑的看着李琴璇之后,用手指着坐在牛皮沙发处的客人。
    「您学生的助手?」不明白赖教授的意思,李琴璇充满困惑地看着赖沛菽。
    「霍骏昇,你也该自我介绍一下吧!」赖沛菽望着背对着他们的身影喊道,心里想着也不想想是谁拜託谁,竟然坐在沙发那悠间的喝着茶,完全没有尊师重道的观念。
    「好的。」冷冷的语气,随着沉稳且带着磁性的嗓音,来源处就是那一个坐在沙发处的身影。那背影,霍骏昇,站起了身子,来到了李琴璇的面前,面无表情的直视着比自己矮了一截的李琴璇,不过下一秒却是微微地勾起了嘴角。
    乌黑的发色和李琴璇一模一样,前额的俐落瀏海被他些微的塞到耳后,两耳上有着不明显,却反射着两点光泽的耳饰,锐利的鹰眼彷彿可以看透任何人的想法,寒气凌人的气质令人不自觉的畏惧。
    「我是霍骏昇,请多指教,李同学。」在不寒而慄的浅笑下,隐藏着什么阴谋,李琴璇不得而知,只是有所警惕。
    「您好,霍先生。」
    「好了,既然都互相认识了,那么就直说了,李琴璇,你可否帮我这一个傻学生?」赖沛菽指着身旁的霍骏昇。
    「请问是要帮什么忙?」李琴璇疑惑的问道,身为一个大二生,能帮到什么忙吗?
    「这傢伙是隶属于国际机构,专门负责异常心理学,而你是我现在最优秀的学生,不管是犯罪心理学,还是变态心理学,亦或是人格心理学,你都有着非常好的表现,甚至远远出乎我教出的最优秀学生,也就是这一个不懂尊师的蠢学生。」赖沛菽推着脸上的后框眼镜,先是讚赏着李琴璇,而后又再一次的对霍骏昇指来指去地训斥着。
    「我只是一个学生,绝对」李琴璇想要拒绝赖教授的请託,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学生,怎么能轻易地介入国际事件,更不用说自己目前光是考试、课业,还有李文沁的事就忙不过来了。
    「只是帮个忙,不会佔用你太多时间,李同学。」直接地打断了李琴璇,霍骏昇丝毫不感到不好意思,只要是他决定好的事,就不准有其他因素阻挡着他。在他眼前这一个大二生,李琴璇可是引起他心中忘却许久的兴致,已经好久没有让他遇见一个好对手,何况这可是他老师所推荐的学生,那么一定有极高的挑战性。
    「对不起,我真的无法协助您,请容许我拒绝您,接下来我要去上海洋学,真的非常不好意思。」李琴璇没有看着霍骏昇,而是对着赖教授点了一个头后,就衝忙的离开了办公室,没有一丝停顿的连续动作,所以霍骏昇也来不及阻止她离去。
    「你这蠢才!把我心爱的学生吓跑了!」赖沛菽嘖了一声后,转个身回到了书柜前,再一次的阅览刚刚停下阅读的书籍。
    「老师,她海洋学的教室在哪?」轻易得到手的东西一点也不珍贵,能一次又一次逐一收復的东西,才会激起人性里头的慾望。
    赖沛菽叹了一口气后,「六号教室。」还是说出了李琴璇的教室所在。
    「谢啦!」拉起披在沙发上头的纯白外套,霍骏昇只是举起手对赖沛菽示意谢谢,而后就转开了门把,离开了这间宽敞的办公室。他自己完全不知道,在胸口悸动的感觉是来自于何处,只是找到李琴璇后,他能感觉这一个疑问就能轻易解开了。
    “太过专精于学术说法,反而会忘记最初本能的情感。”赖沛菽放下手中的书籍,拆下了脸上的眼镜,用手指轻揉着前额两侧的太阳穴,感觉人上了年纪就会看透身旁的人事物,那是像线一般的暗示,虽然微弱但却有所联系。
    ***
    「李文沁,??」女人的声音徊盪在这空间里。
    「李琴璇,你爱我吗?」男人沧桑的声音的游荡在这空间里。
    两人的关係,必须是隐匿在残酷的现实下,毕竟他们是有血缘关係的姊弟。
    不是不想爱,而是想爱,却无法去爱。
    “残酷的现实,此时正在侵蚀着这份悸动。”
    “毕竟,最多也只是姐弟,因为现实是无法摆脱的控诉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上下左右 大小姐(校园SP 1v1) 万相之王 系统送我去吃肉 见月(1V1 H)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